• ENGLISH
  • |
  • 中文
  • 当前位置:一带一路·人文群落——与世界对话 谋共同发展 > 智慧对接 > 专家观点 > 欧晓理

    欧晓理谈共建“一带一路”:理念、实践与中国的贡献

    作者:    日期:2017/5/12 10:09:00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浏览量: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西部开发司巡视员欧晓理8日做客人民网就“共建‘一带一路’ 理念、实践与中国的贡献”话题与网友展开交流。

    欧晓理称,“一带一路”倡议于2013年写入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正式成为我国重大的国家发展战略。无疑,“一带一路”是一个长期性的大战略,相对于这个战略的长期性,过去这三年实际上是短短的一瞬,但是由于中国的努力,加上国际社会的响应,其成效远超预期。

    欧晓理指出,“一带一路”之所以能够取得超出预期的成效在于,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提出来的“三共”原则,即共商、共建、共享。

    欧晓理认为,“共商”解决了“怎么建”的问题。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以后一直反复强调,要与沿线国家的发展规划、发展战略、长远考虑进行对接。所谓战略对接,就是我们要考虑到沿线国家的关切、利益,而且这个战略对接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有些国家跟人家谈合作的时候,可能要带着他们自认为“政治正确”的一些标准,比如说民主、人权等等来谈合作。中国则讲究求同存异、互利共赢,尊重各个国家的发展模式和国家治理模式的选择。“共建”解决了“谁来建”的问题。我们强调各个国家要加强政策的沟通,要开展更广领域、更宽范围、更高层次的全方位合作,利益、责任、命运捆在一起、系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然我们在推进的过程中也强调第三方合作的重要性,所谓第三方合作,就是我们希望域外的国家,加入进来、寻找共同发展商机,各个国家发挥自己不同的优势,一起合作、利益共享。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在共建的过程中,体现出中国制度的优越性。中国在推进过程中遵循政府推动、市场主导、商业运作的模式,企业走在前面、项目跟着企业、金融服务机构紧随其后,政治领导人直接推动。这种高效的协同推进模式,不是所有国家都能效仿。

    “共享”解决了“为谁建”的问题。“一带一路”的建设,我们毫无隐讳地说,其中当然有中国的利益,“一带一路”建设不是扶贫、不是援外。但是中国的利益是与合作伙伴的利益捆在一起,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刘曦:“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来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各国的相关工作也在由点带面逐步的推进,目前中国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然后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欧晓理:2013年9月和10月,习总书记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大倡议,迅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许多国家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借用了古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但是赋予了很多新的内涵,它既是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推动全球经济复苏的中国方案,又是深化区域合作、加强文明互学互鉴的中国智慧。当然也体现了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一大发展中国家以及第二大经济体要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平、公正、合理方向变革的中国担当。

    中国既是“一带一路”的首倡者,但同时又是负责任、有担当的实践者,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中国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首先,中国方面研究制定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规划,发布了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为“一带一路”建设作出了顶层设计,绘制了宏伟蓝图。

    第二个方面,中国方面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和原则,与许多国家展开了多层次、宽领域的战略对话,形成了广泛的共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与40多个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也与一些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的协议。

    第三个方面,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和国际产能合作这两个主要的方面,我们叫做“双核心”和双轮驱动,中国推动了一批重大的合作项目启动建设,比如从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角度看,大家都知道中老铁路、雅万高铁、中俄中亚的油气管线、瓜达尔港、中巴经济走廊上的喀喇昆仑公路的二期改造工程等等。

    从国际产能合作角度看,中国已经与30多个国家开展了机制化的国际产能合作,也与一些国家一起成立了多个双边和多边的产能合作基金,像机械、建材、钢铁等等这样的一些产业合作推进的都非常好。

    我们现在在沿线建立了56个海外产业园区,像其中中白工业园、中泰罗勇工业园,都成为了中国企业抱团走出去的一张亮丽的名片。金融领域的合作也在非常顺利的往前推进。另外,人文交流、民间交往各方面都在蓬勃的开展,应该说民意基础也越来越牢。

    所以,这三年里面,应该讲“一带一路”的建设确实是从无到有、由点到面在往前推进,呈现出一个非常好的势头。

    刘曦:您刚刚也说到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实际上借用了曾经古代的丝绸之路的记忆符号,您刚刚也梳理了这三年取得的一些成效,这些成效是超过我们预期设想的对吗?

    欧晓理:是的。

    刘曦:您认为超过预期设想的原因是什么呢?

    欧晓理:这个倡议提出是在2013年,2014年就写入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一带一路”就正式成为我国重大的国家发展战略。无疑,“一带一路”是一个长期性的大战略,相对于这个战略的长期性,过去这三年实际上是短短的一瞬,但是由于中国方面的努力,再加上国际社会的响应,刚才我讲取得了这么多的成绩,确实就像总书记在去年8月17号“一带一路”工作座谈会讲的那样,成效远超预期。

    为什么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值得我们研究的,大家知道,“一带一路”战略主要的着力点是欧亚大陆,欧亚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大陆,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是着眼于欧亚大舞台,但是我们有更深的考虑,我们还关注世界这样一个大棋局。因为这个大陆很重要,所以全球各种力量在这块大陆上都有动作,都很关注。俄罗斯当然也很关注,但是他现在经济情况不是太好,所以影响稍微差一点。日本也关注,但是日本的政治影响力又差一点。现在来看真正在这上面有比较大的战略投入的是欧洲、美国、中国这三个方面,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什么呢?2009年、2011年、2013年,我讲的这三股力量,欧洲、美国、中国,都分别提出来了自己的欧亚战略,而且他们各自的欧亚战略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都带有丝绸之路的标识,欧洲的叫做新丝绸之路计划,美国的叫新丝绸之路战略,中国的就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都带有丝绸之路的标示。

    欧盟这个是09年提出来的,因为他在09年的时候开了一个南部走廊——新丝绸之路峰会,在这个峰会上提出了这样的计划,这个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呢?他要加强与南部走廊涉及到的一些国家加强能源的合作,同时以这个影响扩大到中亚、南亚的一些国家的合作。他的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摆脱欧盟在能源资源上对俄罗斯的依赖,主要是想通过这个计划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是美国希拉里女士2011年在印度提出来的,她提出这个的主要考虑是,要以阿富汗为中心,连接中亚和南亚,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就是今后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以后,要维护美国在那块区域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2013年习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大家现在想一想,现在有多少人还在议论、还在讨论欧盟的新丝绸之路计划、美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大家现在谈论的都是习主席提出来的“一带一路”。

    刘曦:这个原因是什么呢?

    欧晓理:因为我这几年工作一直聚焦在“一带一路”上,所以我最近也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些思考。我觉得这里面的原因或者奥秘实际上也很简单,就是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提出来的建设原则,即“三共”原则,就是共商、共建、共享。

    “共商”解决了“怎么建”的问题。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以后一直反复强调,要与沿线国家的发展规划、发展战略、长远考虑进行对接,有时候叫做战略对接,就是我们要考虑到人家的关切、人家的利益。而且我们这个战略对接中国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跟我们有些朋友、有些国家他们的做法就不一样了,他们跟人家谈合作的时候,可能要带着他们自己认为“政治正确”的一些标准,比如说民主、人权等等这样的标准来跟人家谈合作,说你要满足我这些条件,这就让合作伙伴感觉很不爽,不觉得你是来帮我的,而是觉得你是来搞事的。实际上像对民主、人权这样的说辞,中国人有中国人自己的看法、自己的理解。但是我们从来不强迫我们的合作伙伴接受我们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我们讲究先做朋友后做生意,我们讲究求同存异、互利共赢,尊重各个国家自己的发展模式和国家治理模式的选择,所以我们跟人家谈合作的时候,我们不会对人家国内的事务指手划脚、说三道四,当然我们更不会像有些国家还偷偷的搞一些颜色革命,所以人家很愿意跟我们谈,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共建”,解决了“谁来建”的问题。我们强调各个国家要加强政策的沟通,要开展更广领域、更宽范围、更高层次的各个方面的合作。我们强调项目大家一起来做,利益、责任、命运捆在一起、系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然我们在推进的过程中也强调第三方合作的重要性,所谓第三方合作,就是我们希望域外的国家,也加入进来,到这里来寻找共同发展的商机,各个国家发挥自己不同的优势,大家一起来合作、发财。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在共建的过程中,中国制度的优越性,我们模式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我们在推进过程中遵循政府推动、市场主导、商业运作的推进模式,企业走在前面,所有项目都企业走在前面,我们的一些金融服务机构是紧随其后,政治领导人是直接推动。所以这样的一种协同推进模式,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学得来的,所以这样的一种模式效率极高,跟各个国家在谈的时候人家也觉得这种方式很好。

    “共享”解决了“为谁建”的问题。“一带一路”的建设,我们毫无隐讳当然有中国的利益在里面,所以我一直讲“一带一路”建设不是扶贫,不是援外,当然有中国的利益在里面。但是我们的利益是跟我们的合作伙伴的利益捆在一起的,就是刚才我讲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刘曦:就是我们和合作伙伴是分享利益的关系。

    欧晓理:对,我们是放在一起的,是捆在一起的。大家想一想,我们谈“一带一路”希望沿线各个国家之间要加强广泛的合作,有很多领域的合作。最主要的我认为是两个领域,一个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一个是国际产能合作,我们说是两个轮子,通过这两个轮子的合作推动带动其他各个领域全面合作往前推进。

    这两个领域刚好非常符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诉求,欧亚大陆这么多国家,情况千差万别,文化宗教也不一样,但是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共同点是什么?都基本是欠发达,所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他们强烈的诉求,都希望能够实现自己的工业化、实现自己的产业化,这个时候有一个国家,他愿意而且他也有这个能力来帮助你实现自己的工业化、产业化,那肯定会深受人家的欢迎。我刚才讲另外两股势力也在这里有大的投入,欧盟搞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主要是盯着人家的能源,他还想要摆脱欧盟在能源上对俄罗斯的依赖,美国就纯粹是因为地缘政治的考虑,实际上这里远离他们的国土,他还想要这里有影响力、控制力,甚至还想着要通过这种方式遏制这个国家、遏制那个国家。所以这样一比较,大家都愿意合作,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一带一路”提出来以后呼应者众多,大家都愿意来跟你合作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马上本月14日、15日要召开的这个峰会,有那么多国家领导人要来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刘曦:刚刚欧司长跟我们详细介绍了一下我们之所以取得那么好成绩的原因,我觉得首先是我们有一个开放的胸怀、包容的胸怀,然后找到了一个利益很好的诉求点、平衡点,去平衡了各国之间的利益。下面的问题就是,在当前国际形势不确定和逆全球化行为增加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将会为各国发展和全球经济好转带来哪些利好呢?

    欧晓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因为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的时候,这几年出现的一些我们称为“黑天鹅”的事件都还没有出现,所谓的逆全球化的思潮还没有现在表现的那么突出,那个时候习总书记就提出来了“一带一路”。我充分证明了习总书记的高瞻远瞩,他对国际政治、经济走向的预判性、预见性和前瞻性。我曾经写过一个很短的文章,我把“一带一路”做了一个归纳,我说“一带一路”是促进全球经济复苏的中国方案,是增进不同文明互学互鉴的中国智慧,是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中国担当。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科技进步的必然产物,它为世界经济的增长提供了强劲的动力,因为他促进了全球范围内生产要素的流动、科技的进步、人们之间的交往,实际上是推动了全球社会的进步,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全球化是把“双刃剑”,它在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同时,也确实是在这个过程中造成了一些不均衡,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虽然大家都获益,但是有的国家可能获益多一些,有的国家可能获益少一些,获益少的可能就觉得全球化不好,另外在一个国家内部可能精英层、大企业获益多,草根、一般的民众或者小企业获益少,因为这个也能够想得很明白,我们说全球化的过程中各种生产要素可以全球流动,但是你想想人员的流动精英可能比较容易,哪个国家工资收入高,对自己有发展,他可能能去,但是一般的民众受的教育也不够的话,可能动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这样一来,有的形容叫几家欢乐几家愁,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人就觉得不平衡了。

    从2008年开始,因为全球经济遭遇了金融危机,这些年复苏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各个国家也确实都在寻找能够促进经济振兴、复苏的办法,这个时候有些人就把这个“罪责”加在了全球化的身上。就像今年习主席在达沃斯论坛上曾经做了一个比喻,我觉得非常好,他说有人过去认为经济全球化是阿里巴巴的山洞,里面都是宝藏,现在又有人把它比作潘多拉的盒子。所以他把这个罪责放在了全球化的身上以后,开出的药方就是找了一些逆全球化的方法。所以大家也看到这两年,一些过去高举自由化旗帜的国家,他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也就是逆全球化的思潮泛滥。对这个问题我觉得确实是世界经济有了病,但是遗憾的是什么呢?他们在吃药,但是吃错了药,没有对症下药。

    中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是全球化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借助全球化的力量,在改革开放这三四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取得了令全球瞩目的发展成就。应该可以这样讲,改变了世界经济的格局。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发展中的大国,有义务、也有能力为世界经济的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拿出中国的方案。那么这个方案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一带一路”,因为“一带一路”讲的是什么呢?就是所有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平等相待共同参与的合作,是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优势加强合作,来实现共赢的合作,也是各个国家共商、共建、共享,一起来商量全球应该如何治理的合作。所以这就为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搭建了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大平台,就为各个国家能够实现自己经济的发展促进全球经济的复苏提供了一个好的平台。

    刘曦:除了我们为各国的经济乃至全球的经济复苏有个推动作用,带来利好,还有没有别的方面会带来一些好的转变?

    欧晓理:根据这几年我们工作上的接触,跟各个方面的接触。现在大家在一些问题上越来越达到了一致,或者说越来越有共识,有了这些共识我们觉得今后发展的状况会更好。哪些共识呢?比如大家越来越感觉到的,世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大家结成这样的共同体,大家的命运、利益实际是紧密相连的,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也是共同的,要解决这些问题和困难,单靠一己之力是解决不了的、应对不了的,所以大家都有一个强烈的希望,能够协调各自的政策、协调自己的战略,来一起通过合作的方式实现发展的愿望。这是很明显的,我们感觉到的。

    另外,通过我们工作中也接触到,很多国家从中国这40多年的发展经验里也看到,要推动经济的复苏,解决民生等等问题,借鉴中国的经验,中国什么经验呢?比如我们现在强调一个东西叫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大家都认为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所以,现在各个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投入,互相之间互联互通的认识,我们觉得达到了高度的一致。现在实际上不管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都对此有高度的认识。

    刘曦:就是这个共识是不分发达不发达的区别的。

    欧晓理:对,因为发达国家过去基础设施状况比较好,但是都到了一个更新换代的年代,这段时间好像有些微信讲,是美国人写的信还是什么,看看北京、上海的地铁站,再看看我们美国的这些东西。其实他们过去都比较完备了,只不过现在到了需要更新换代了。

    新兴市场国家,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到了要迅速完善提升的阶段。而欠发达国家就刚刚开始,要搞自己的这些基础设施。所以,通过我们“一带一路”的理念,我们提出了这样的方式、路径,为很多国家大家加强合作,我们觉得至少是提供了一种选择吧。

    刘曦:一些借鉴的作用。而且我也跟欧司长分享一个小故事,我觉得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到最后都会形成一定基础上的民意相通,比如您去国外游玩的时候就能够切身感受到,尤其到一些非洲的国家,把见你就会知道你是中国人,就会跟你用中文“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干什么,你吃了吗”跟你热情的打招呼,我觉得这点以往出去是完全不到的。是一种非常大的差别。

    欧晓理:那肯定,因为我们不管讲经贸的合作还是人文的交流,首先大家能够很方便的来往起来,这是一个基础。

    刘曦:我们说到“一带一路”倡议和现有的国际合作平台会形成一种怎样的合力?

    欧晓理:现在确实有很多的平台、机制性的东西。“一带一路”跟现有的各种平台比,它有一些自己的特点,最重要的特点是“一带一路”体现了中国的主动性,这是中国在主动推动的,这是最重要的。还有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的平台机制都是有边界的,我们的“一带一路”是开放的,我们没有什么65个国家还是78个国家还是100多个国家的严格区分,当然我们的主战场是欧亚非大陆,但并没有说就是这些国家。

    刘曦:我们战略面对的是地球。

    欧晓理:我们是开放的,这是很明显的,这是跟现有一些国际合作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当然我们这样的一个更大的平台,跟原来的平台在很多方面是可以互补的,并不形成冲突,所以是可以在很多方面来加强沟通和合作的。

    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大家也要认识清楚,因为通过这几年工作,我有一个体会,就是谈国际合作的时候,两个国家之间来谈,和再加一个国家,甚至加更多的国家来谈,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每个国家的诉求不一样,情况不一样,所以我老讲,在谈对外合作的时候我们是要跳集体舞,但是更要跳交谊舞。就是我觉得多边很重要,但是我们可能先要做好双边,我们一家一家谈,最后通过双边促进多边的合作。所以这个问题上,我们通过各种双边合作的开展,如果说大家到时候认识到,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更多的,更完善的,比如建立机制化的考虑,那大家都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

    刘曦:所以谈合作的时候工作也是有技巧性的,先各个击破。

    欧晓理:我们不叫各个击破,我们先一家一家的谈,因为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诉求不一样,要求不一样。

    刘曦:我们知道今年5月要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会在北京召开,我们如何利用这次契机和与会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呢?以及下一步“一带一路”倡议应该围绕哪些往来继续推进?

    欧晓理:这个月的14、15号要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是“一带一路”这个倡议提出来以后召开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一次盛会,现在大家也都知道有28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要与会,有几百位各个国家的部长,另外还有一些大的企业家,大的智库学者,来参加这样的一个会议。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确实是很好的机会。我想是不是能够在三个方面能够取得一些新的成果,一个就是能够进一步达成一些共识。

    刘曦:哪些方面的共识?

    欧晓理:刚才我讲了,大家对共建“一带一路”里面提出来的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一带一路”的核心价值理念,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合作共赢,包括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这样东西,是越来越多的被接受了,有的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共识。但是“一带一路”最后要体现到一些具体的经济方案、项目上,这就需要我们在许多更具体的层次上还要达成共识。我也知道在这次会上,我们有很多部门,比如能源、交通方面要有一些合作协议的签署。这些就是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落实更加具体的安排,这些工作对于下一步“一带一路”真正落地会起到很好的作用。当然我期望能够取得更多更好的这方面的成果。

    第二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智慧,因为这次的峰会除了开幕式,除了元首的圆桌会,有个高级别的会议,高级别的会议分了六个平行主题会,其中有一个是智库的峰会。“一带一路”是一项很庞大的工程,说老实话也是前人没有干过的,所以有很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我们需要全球的智慧,我们说这件事情不是中国的独唱,是大家的合唱,那么就需要全球的智慧。这次有这么多智库的专家学者来,大家一起来发生一些思想的碰撞,为“一带一路”的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应该是对下一步工作有好处的。

    第三我希望能够通过这个会吸引更多的国家加入进来,我们“一带一路”的建设是开放的,没有边界的,没有什么60几个国家之说。我们讲“一带一路”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响应,但是确实还有一些国家有顾虑,有他的想法,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一带一路”上的成果,能够吸引更多的朋友加入到我们的“朋友圈”里面来。这个事业是伟大的事业,做起来很难,但是如果是大家一起来做,那么这个事儿就不难了。

    刘曦:那下一步“一带一路”倡议应该围绕哪些方面继续推进呢?

    欧晓理:实际上去年8月17日,总书记专门组织召开了一个工作座谈会,总书记也说那实际上是个工作推进会,在这个会上他提出了“八个切实”,一个就是要切实推进思想统一,第二切实推进规划落实,第三切实推进统筹协调,第四切实推进关键项目落地,第五是切实推进金融创新,第六是切实推进民心相通,第七切实推进舆论宣传,第八是切实推进安全保障。我觉得下一步“一带一路”的工作,就是围绕着落实好总书记的“八个切实”的指示要求做好我们的工作。刚才我已经讲了,“一带一路”蓝图已经绘就,顶层设计已经完成。最近我也注意到有些学校的学者,说开完这个会以后“一带一路”就进入了2.0版的时代,后来我告诉他们没有2.0版,我们“一带一路”就这一个蓝图,蓝图已经绘就,我们是一张蓝图干到底,撸起袖子干,以钉钉子的精神把这个事情做好。



    责任编辑:于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