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 中文
  • 当前位置:首页 > 智慧对接 > 专家观点 > 邹磊

    邹磊:“一带一路”:促进全球合作共赢的中国方案

    作者:邹磊    日期:2016/12/29 17:14:00    来源:本站  浏览量:

    自2013年9月以来,“一带一路”已成为了中国内政与外交、中央与地方、政府与市场、政策与学术的核心议题。大至全球治理格局,中至各部委工作安排,小至企业投资经营布局,都越来越多地受到“一带一路”的影响。
    作为新时期中国的重大国家发展战略和国际合作倡议,“一带一路”不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简单再现,而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中国对外开放和对外合作的总纲领,是促进全球合作共赢的“中国方案”和公共产品。
        之所以称其为“中国方案”,绝不是指完全由中国一家主导。“中国方案”体现在,它是中国在综合国力增强和发展方式转型两大背景下,基于国际和国内最新形势发展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集中反映了中国对新型国际关系的构想。在理念上,它以合作共赢取代对抗独占;在推进中,它以促进沿线国家最亟需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工业化为两大优先突破口,并将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宝贵发展经验与沿线国家分享。
        之所以称其为中国向沿线国家提供的公共产品,也并不是指由中国一家提供所有资金。在更为根本的意义上,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一带一路”是中国为地区和全球发展提供的“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能够把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同沿线国家的利益结合起来。”在这个平台上,中国与沿线国家在资金、工业化、基础设施建设和资源能源等方面的优势与需求有望得到有效互补;在这个平台上,中国将与发达国家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南南合作与南北合作将获得新的动力、载体;在这个平台上,亚欧大陆尤其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交通、物流条件有望得到改善,工业化进程得到加速;在这个平台上,域外国家有了更多参与亚欧大陆发展合作的契机......
        伴随着2015年以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成立和运作,以及《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的发布,中央层面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顶层设计已经非常明确。按照以点带面、循序渐进的推进思路,以“五通”为主要内容,聚焦“四个重点”(重点方向、重点国家、重点领域和重点项目),尤其是以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为主线,从国内到国外、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和民间,“一带一路”建设正在有序开展,相应的支撑保障体系陆续建立。
        三年多来,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国际上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共识和响应越来越多,许多国家经历了从观望到参与、从被动感受到积极推动的转变。通过发展战略对接,中国已与许多国家达成了谅解备忘录和合作协议,“使我国在‘一带一路’重点方向培育起若干支点国家和核心团队。”与此同时,新型融资平台成功建立运营,一批标志性、示范性重点合作项目陆续启动实施,六大国际经济走廊建设着手开展,基础设施、规章制度和人员往来三个层面的互联互通进程进一步加速。
        从中国东部沿海到西北边境,从中马“两国双园”到中白工业园,从上海自贸区到瓜达尔港自贸区,从中泰铁路到莫喀高铁,从科伦坡港到比雷埃夫斯港,从“渝新欧”到“中欧陆海快线”,从AEO互认到农产品通关“绿色通道”,从从卡洛特水电站到中沙延布炼厂,从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到加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从原油贸易人民币结算到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上线,从中俄青年友好年、中欧文化对话年到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年,从“重走郑和路”到“重走茶叶之路”......放眼望去,“一带一路”建设正在各地方、各领域快速展开。
    综观三来多来“一带一路”建设的行动与进展,大致可以概括为“五个结合”:
        一是点(重点突破)与面(整体推进)的结合。“一带一路”虽然是普遍性的合作倡议,但鉴于我国自身国力、内外复杂环境的制约,中国在推进中仍聚焦重点方向、重点国家、重点领域和重点项目,优先与那些基础好、意愿强、位置佳、影响大的友好国家合作,合力推进那些地处要冲、涉及关键互联互通的标志性、瓶颈性工程的建设。
        二是远(远期愿景)与近(早期收获)的结合。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一带一路”建设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将给地区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自倡议提出以来,亚投行、金砖银行、丝路基金、中泰铁路、中老铁路、雅万高铁、匈塞铁路、瓜达尔港、中白工业园、中哈产能合作等一系列重大成果相继落地。事实上,“一带一路”建设越早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就越能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发挥引领和示范效应。
        三是新(新型平台)与旧(现有机制)的结合。“一带一路”建设虽然体现了许多新思路和新布局,却并不是中国在既有地区和国际秩序之外的另起炉灶。因此,除了发起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银行、丝路基金等新型融资平台之外,中国更多地借助或升级现有的双多边合作机制、平台与进程,并在此基础上推动中国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相互对接、优势互补。
        四是政府与市场的结合。“一带一路”建设初期主要由政府出面进行宏观规划、政策沟通和平台搭建,但在具体执行和落实时,尤其是在以项目为主要载体的推进落实阶段,企业则是最重要的主体。自倡议提出以来,或是挖掘开拓新的市场空间,或是升级优化既有的海外业务,各行各业都展现出了浓厚的参与热情,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的业务已超越了产品输出和工程承包的阶段,提供包括装备、设计、标准、建设、运营、管理经验在内的综合解决方案的能力不断增强。同时,即便是由政府主导达成的合作项目,仍遵循市场运行的规则,而绝非不计成本地对外撒钱或是“赔本赚吆喝”。
        五是中央与地方的结合。除了中央层面的顶层设计,各个国家部委和地方政府也纷纷将“一带一路”列入本部门、本地区的核心工作之一,并陆续推出了各自的对接方案。各省区市大体围绕基础设施建设、经贸合作、产业投资、资源能源、金融合作、环境保护、海上合作与人文交流等方面开展了部署。很多地方政府参与积极性高涨,将之视为新一轮的政策红利,推出了大规模的项目计划。为了防止部分地区出现一哄而上、同质化竞争的问题,中央层面也及时加强了指导和协调,强调突出重点地区,明确各省区市的定位,发挥各地比较优势。
        “一带一路”建设所蕴含的机遇是全方位的。由于同时契合了全球发展和中国自身发展的迫切需要,也为企业和普通人提供了巨大的发展舞台,后者在不同程度且日益明显地感受到“一带一路”的存在。在新疆吐鲁番种植水果的农民,在重庆组装笔记本电脑的工人,在福建自贸区从事人民币跨境业务的银行职员,在上海从事国际关系研究的青年学者,在哈萨克斯坦“双西公路”沿线开店的餐馆老板,在巴基斯坦山区饱受停电之苦的小学生,在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集装箱码头工作的吊车司机,在缅甸马德岛参与中缅原油码头建设的青岛港员工,在印尼承建雅万高铁的两国工人,在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上班的纺织女工,在俄罗斯使用阿里巴巴“速卖通”平台网购的女大学生,在西班牙马德里从事中欧贸易的商人,在英国参与欣克利角核电站建设的中法两国工程师,在全球各地为大型纪录片《一带一路》取景的中央电视台编导......无论是主动或被动,他们的学习、工作与生活都在不知不觉间因“一带一路”而受益或改变。在此意义上,我们有理由对它的前景抱以期待。
        但与此同时,作为一项地理覆盖范围空前广泛的超大型洲际经济合作倡议,“一带一路”沿线的地缘政治关系和民族宗教矛盾错综复杂,各国发展目标和利益诉求差异巨大,国内风险、跨境威胁和大国博弈相互交织,实施难度前所未有。特别是就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而言,它涉及的国家众多,受领土、民族、宗教、人口、自然环境的影响远大于海上丝绸之路,相应的合作成本和内外风险也更为显著。历史上,陆上丝绸之路经常因为征服、战乱、冲突而阻断。在欧亚大陆国家间大规模战争可能已大大降低的今天,国际化运作的“三股势力”不仅对中国西北边疆的安全稳定、中国企业与公民的海外权益造成直接威胁,也给中亚、西亚、北非的地区秩序带来冲击,并有进一步向东南亚、欧洲蔓延的趋势。
        在此背景下,我们应当理性地看待“一带一路”正在或潜在面临的风险,对“一带一路”建设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抱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一方面,应避免过于浪漫主义的乐观期待,注意量力而行和循序渐进,不在安全风险过高的地区消耗过多战略资源,建立多层次的综合安全保障体系。另一方面,也应避免陷入到失败主义的情绪中,将中国公民和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所有挑战都笼统地与“一带一路”挂钩,或是因一时一地的挫折而转向对“一带一路”的否定乃至全盘否定。
         “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与沿线国家共同的事业,但关键仍然是办好中国自己的事,仍然取决于中国国内经济发展能否提供持续有力的支撑。相应的,唯有使国内企业和民众从“一带一路”建设中切实获益,才能获得持续的国内支持。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这两点尤为重要。
        同时,“一带一路”建设仍应继续加强与沿线国家的战略对接,发掘彼此的利益契合点,制定出具有针对性的共赢方略。唯有使沿线国家真正感受到“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与利益,才能激发各方的参与热情。
        对于美国、俄罗斯、印度、欧盟等大国,“一带一路”建设并不是要削弱其在特定地区的传统影响力,反而有可能开辟出彼此新的合作空间。未来,应积极推动中美在中亚和中东、中俄在中亚和远东、中印在东南亚和中东、中欧在中东欧和非洲等地区加强务实合作。尤其是在沿线发展中国家进行重大项目建设时,可鼓励中国企业与美国、俄罗斯、印度、欧盟、韩国、新加坡等国企业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以实现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
        对于沿线中小国家,中国需要尽可能照顾到其国内不同族群、阶层、地域、党派的利益,形成不被其内部政争所绑架的长期稳定关系。过去的许多教训表明,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的一些重大项目(尤其是民生项目)非但没有提升当地民众的好感度,反而加深了对中国的负面印象,企业也蒙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未来,在以基础设施、产能合作、资源能源为重点内容的“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可能将继续面临“新殖民主义”、“资源掠夺”、“环境破坏”等指责,而一些沿线国家资源民族主义、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也将对中国企业造成不小的压力。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中国今天已经不可能再在沿线国家复制高污染、高能耗的工业化发展之路。尽管“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实现中国与沿线国家经济上的优势互补,但应当充分尊重各国建立相对独立和完整经济体系的正当诉求,避免在打破固有国际分工体系的同时,又形成新的不平等关系。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即经济融合并不自动带来民心相通,而要将中国提供的公共产品转化为中国的亲和力、吸引力、影响力,仍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和智慧。
        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是中国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迈向全球大国进程中的重要一步,是一项长期、艰巨、光荣的宏大事业。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一带一路’建设是扩大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和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要找准突破口,以点带面、串点成线,步步为营,久久为功。”
        合作共赢,久久为功,这正是“一带一路”作为“中国方案”的愿景与行动。


        本文节选自邹磊:《“一带一路”:合作共赢的中国方案》(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6月版)


    责任编辑:于泓